潮流饰家

当密宗佛------遇上现代陶瓷砖——再见陈彦斌

2019-08-03 20:45:05 来源: 南昌家居网

本网讯(记者 罗杰)第一次见陈彦斌的时候,还是2010年的中秋节前后。当时雅士高夫举办了一个媒体联谊活动,待我到的时候,只见一帮熟知的或者未识的记者,正围着一个体格消瘦而双目有神的中年男子咨询。我几乎已经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,因为那名男子正拿着一束艾条在人群中讲解人体经络。 这个做产品销售的还真敬业,居然可以跑到别人的活动中推销。 心头正自暗想时,旁边才有人提醒我,他就正是这次活动的主角 雅士高夫董事长陈彦斌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难忘的场景。因为随即我就成为了陈彦斌用于经络讲学的人体道具,配合他现身说法艾草保健的功效与用法。他当然不是推销产品的,只是给所有的记者都备了一份艾草保健的礼物, 回去记得给父母用,效果特别好。

席间,他也并没有如何讲述自己的企业和产品,仅仅如同一个长兄般热情地招呼回家探亲的兄弟姐妹, 这都是自己酿的葡萄酒,这些菜也是自己种的时令蔬菜,多吃点,顺乎自然的东西才是好东西。

而第二次见面,已经是雅士高夫与法国MPS艺术机构、韩国进荣集团正式签订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,备受业界密切关注之后。众所周知,法国在欧洲,韩国在亚洲,都是行走于潮流尖端的国度。这两家外资企业,怎么会选择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,言行毫不出位,放入人群就会消失不见的陈彦斌合作?

业内很多人都知道陈彦斌信佛,但只有去过他办公室的人才知道,他的办公室旁边就是一座具体而微的佛堂。佛像金碧辉煌,酥油灯七彩芳香,配上古朴的船木家具,有恍然出世之感。

陶城报:佛山以佛为名,企业家中信佛的亦为数不少,但象您这样把佛堂设在办公室的并不多。请问您是信仰哪个流派的?而作为一个企业家,您这样的信仰和日常的经营活动相冲突吗?

陈彦斌:从根本的意义讲,佛学的最深教义是 空 ,指一切都是无常的、变化的,像人每一刻每一秒都在走向衰老,宇宙间没有一件东西是稳定的。简单的说,佛学就是一种哲学,一种方******。

或许你会感觉佛与企业的距离比较远,其实不是的。佛教是一个组织,已经存在千年,它也有它的诉求,从信众那里取得香火,然后又教化众生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佛教是唯一的 千年企业 。核心区别在于:其他的组织往往企图改变别人,所谓的法律也好、思想也好,都是确定原本认知的可能性。但佛教从不。释迦摩尼对宇宙的解释就是:本来如此,在你出生之前就有了,在你死后还在。所以说,我们学会欣赏别人,学会包容别人,这就是佛教的思想。

科学也许会有尽头,在一定时期内也存在局限,但思想不然。从我自己经营企业来说,我觉得缘非常重要。缘就是共同的价值观念,没有缘的人,你跟他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,可能引起反感。

陶城报:我们通常认为,现代企业家概念起源于美国,美国的企业家大部分是清******,他们的特征是拼命赚钱,并克制自己,尽量回馈社会,将自己的事业当成向上帝忠诚的职责。对于中国企业家,我们有着不同的定义与见解,例如鲍杰军写了一本书,他认为,企业是企业家自我实现的工具。作为一个佛******,你是如何把佛学的领悟如何应用于自己的企业经营管理当中去的?你对于你的企业又是如何定位的?又是如何定位你和你的企业的相互关系的?

陈彦斌:马云说:凡是企业都会倒闭。其实,我从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企业,雅士高夫有句口号:一家人一条心,共创千年辉煌。我们是在做一种事业,做千世功业,这种说法可能有些人不理解,不接受。我希望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,大家相聚在一起就像一个家庭。在很多方面,我们有别于其他企业,具体比如开会,大家一定要谦和,一切都是自动自觉,没有人强迫他。我们怀着大善、大和之气去做一种共同的思想,怎么会有不成功的道理呢?#p#分页标题#e#

比如我们12月8号开年会,也仅仅是全国的经销商聚聚,交流交流。没有签合同,也没有定任务。我们全家人都上台表演节目,我父亲吹口琴,我儿子表演萨克斯风,经销商也有携儿带女来参加活动的,整个氛围非常轻松。

陶城报:您这就非常奇特了。一般的企业召开年会,都是首先总结一下今年的销售情况,讲解下明年的营销政策,然后内部培训,厂家奖励,再双方签订合同。

陈彦斌:是的。雅士高夫从来不会采用给经销商压货的方式来驱动销售,和经销商的合作是一种缘分。如果大家彼此之间带有一种公平,一种尊重,谈话投机,相处也颇有意思。比如我一看你眼神,非常尊重人,就是值得交的哥们。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还分今天你买单?明天我买单?这是一种共同的乐趣。

召开年会前,有经销商问,这次有请什么大牌专家培训吗?我说不用,其实最好的专家就是消费者,很多所谓的培训,已经完全是一种商业活动,听听心动,说说冲动,回去之后还是不行动。但是,我们不是不作为,是希望做的是那些实实在在的、长期有效的事情。

我们新来一个小业务员,刚刚毕业,没有做过陶瓷,但是工作态度非常积极,认真、投入。开年会的时候,很多不是他职责范围内做的事情,他都去主动地抢着做。结果大家都喜欢他,很多经销商都拉着他,都把他当儿子、小弟一样,真诚地拉着他拍照片。你说这样的人去市场会不成功吗?他或许并没有非常丰富的营销知识,但他的态度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了,但这才是真正有用的营销啊。

陶城报:的确,我觉得营销要懂得尊重人,只有尊重人的前提下才能沟通。我们要明白。别人想要的是什么?现在业内过分强调话术,厂家、商家怎么去引导消费者,但是往往忘了最根本的一点,去倾听消费者心底最需要什么东西。

陈彦斌:这个世界,谁都想提要求,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事情,但是你有问过对方吗?人家会尊重你吗?我常常问自己,雅士高夫究竟想建立怎样的品牌?品牌究竟是什么?美国有没有品牌?美国有没有营销专家?但为什么有些美国知名的大品牌还是会倒闭?

所以我觉得,只有为人民服务的品牌才是真正的品牌。体现在我们产品上就是 三高一超 ,高抗污、高强度、高防滑、超耐磨。高强度,我们所有的标准都超过国标的三倍,如耐磨性能方面,国标是750,我们是2500。从设计方面,我们跟国外合作,我们给消费者带来真正的时尚,不是虚构概念,今天这个风格,明天那个主义。现在仿古砖大家一窝蜂地仿石材,然后跟消费者说,这是我第几代的石头,这岂不是忽悠消费者?石头是天然的,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扎实地做好产品。现在来说,假大空的东西太多,欺骗消费者、不尊重消费者的情形太多。所以我认为,要做到基业常青,首先就是需要代表消费者的根本利益,否则迟早会被消费者抛弃。

陶城报:冒昧地问句,您是怎么开始自己的陶瓷事业的?

陈彦斌:我87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的,然后一直在中山玻璃集团研究所工作。91年自己下海,做生意,做过釉料,200 年开始筹备组建雅士高夫。当时做这个品牌,我什么都不懂,不懂营销,不懂品牌,只有一个勇字当头。我安慰自己,当年孙中山闹革命,思想体系是什么?组织结构是什么?还不都是通过创新得来的嘛,一些必须的学费,那是肯定要交的。世界上有2种人当老板,一个是什么都懂,一个是什么都不懂。

陶城报:我很想知道,您是怎样从什么都不懂的状态快速成长起来,直至今天敢于为天下先,打出 现代砖 旗号的?#p#分页标题#e#

陈彦斌:我是中山人。孙中山的精神对我有很大的影响,做企业也跟闹革命一样,就是依靠一种力量,队伍的纯洁性很重要。行业内的很多不良现象,大多是由不规矩的职业经理人、业务员一手造成的。什么跨区销售,什么窜货啊,经销商有那么大能量吗?北京拉货到深圳去卖?全部是内鬼在作怪,所以团队的纯洁性很重要,是第一。

在事业的起步阶段,我也迷信所谓的名牌经理人,从其他的企业挖了些职业经理人过来操盘。但事实证明,这些毫无企业忠诚度,毫无职业操守的人,是不能带给企业以建设性的。于是我后面大胆启用新人,一些从来没有做过销售的人,结果做得非常的好。所以我现在选择员工,首先这个员工很热爱这个事业,没有能力,可以培养嘛。

陶城报:您的故事可以归纳为: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板,带着一群什么都不懂的新人,创造了让很多人看不懂的成功。

陈彦斌:你看孙中山革命,陈炯明叛变,革命失败,他立马建立自己的军队,建立黄埔军校,培养自己的军队,那我也一样,培养自己的人才,培养新青年。现在我们这支团队,非常有战斗力,非常自觉,很多行为完全发自内心,甚至比我想象中做得还要好。比如,南昌一个经销商生病了,我后来才知道,业务员自己掏钱去看望他,买东西送给他,也没有拿票据回来报销。湖南的有个经销商急着要货,但是由于银行故障款项未到,按规定这样的状况不可以发货,但该片区的销售老总急客户所急,就自己垫钱先发货过去了。很多这样的例子,太多了。

雅士高夫的员工大多是自己培养的,很多员工大学一毕业就在这里,工作了好几年,没去过别的地方。一个频繁跳槽的人,就是一个不忠诚的人,对于企业是没有价值的。

陶城报:在通常的概念中一提起瓷砖,大家都会想到意大利、西班牙,法国并非是瓷砖生产强国,您怎么会选择到跟法国方面的公司来合作呢?

陈彦斌:其实这个东西我们陶瓷行业老是走入一个误区,我做砖的我就做砖,我请人就要请做砖的人合作,我请一个店员,为什么一定要到这个陶瓷市场去打个广告牌呢?她卖其他的不行吗?她卖化妆品不行吗?你卖最时尚的东西你就用最时尚的东西,法国是一个世界的艺术殿堂,她也是一个最时尚的城市,从贝若明设计这个玻璃窗掀起这个现代风,我们做现代砖做的是最时尚的东西,当然首选法国。

陶城报:从这点上看来和你一贯的思维是一脉相承的,非常明显的看出来,你现在并不信奉这个行业里面被大家所推崇的某些模式,更加在意你自己的判断,就是说对名头啊表现形式啊这些你并不在意,你所在意的是我选择的是不是干活的,我的伙伴是否能大家在一起做出一些和别人不同的东西。

陈彦斌:所谓的超越,一定要打破平常,一定要跳出这个圈子。我们不要开口闭口都是中国过去多辉煌,多风光都是过去的事情,过去的辉煌像一个石沉大海,一去不复返了。199 年,我去参观博洛尼亚展,所有人见到我都很惊奇,问我是不是日本人,我当时就非常激动,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,比不上一个小国?这也是我一直驱动自己的原因之一吧。

陶城报:很好奇您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老板是怎么上班的?您是怎么进行管理的?你这个老板当得也太轻松了,好像大家都没听到你电话响过。

陈彦斌:我感觉到我没有工作,我在娱乐(笑)。慢生活,快生产。首先早上在家里点灯点香供奉家里的佛堂,然后来这里供奉,上班没有安排,没有固定时间,只要没有特别的事基本上都来。有时哪怕来半个小时,来了就喝喝茶,有事就聊一聊,或者问一下我,但基本上很少有事,我全部都放权,谈什么价格合同都不管。对于钱的来往我基本不过问,包括做一个图册多少钱我都不清楚。一切都是顺其自然,我不觉得我是老板,我来这里是为了交朋友。#p#分页标题#e#

陶城报: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你对于你整个团队的人你给予了足够的信任和最大的放权,这个反而是一种最佳的激励制度,你的工作时间以外,你还有哪些爱好?

陈彦斌:我喜欢晚上去爬山,有空晚上我都到大雁山去爬山,吃完饭就过去。从山脚公园门口爬到山顶的塔要55分钟,从塔上走下来要47分钟,因为下山的速度快一些,将近两个小时。

陶城报: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出,您表面上什么都不管,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控制力的人,有多少个爬山的人能够精确到自己爬山上山多少分钟,下山多少分钟?如此看来,您的什么都不管,是建立在已经非常清楚地掌握到事态的发展,有控制的状况下的。往往那个什么都去管的人呢,他还没有控制事态,对事态怎么样发展他心里面是不清楚的。

陈彦斌:说句老实话,如果是二三十年前,如果哪个企业家的生意做的大做的好,我是有点崇拜、有点羡慕的;但是今天我觉得,这一刻才是最珍贵的,有朋友,有相聚,多美好!如果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再有钱就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有什么意思呢?现在的社会太商业了,在追求利益的过程中,我们往往遗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。我认为,所有的成功都可以归结到 法到自然灵 ,自然的东西是最好的,自然就是规律,一切想做的,想办的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一个人不要想改造别人,你要多欣赏别人。

记者:罗杰 录音整理:张磊 彭泳霞生物谷灯盏花滴丸好不好

热淋清颗粒的主要成分

鲁南欣康饭前服用

儿童经常流鼻血

红河灯盏花能入药吗

深静脉血栓吃什么好

冠心病怎么治疗最好
什么药补肾最好最快
孩子咽喉肿痛
本文标签: